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研课程改革→ 正文
多方推进高中综合育人
录入:xzs  点击次数:1462  录入日期:2017年11月08日

多方推进高中综合育人

自《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印发以来,已过去3年时间。新高考元年,随着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浙江、上海试点的落地,北京市作为第二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省市之一,2017年秋季学期进入高考综合改革实施阶段。

10月27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基础教育二处、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人大附中”),共同召开了“新高考背景下人大附中高中课程改革深化研讨会”。在新高考“3+3”和“63”模式确立的背景下,“选”与“考”的转变,传递到学校层面,成为学校育人目标、教学方法和学生学习方法的转变。研讨会以人大附中高中课程改革为案例,聚焦高考综合改革背景下学校育人体系构建课题,探讨新时期高中教育的培养目标和改革趋势、学校教学组织形式转变与设计、学生学习发生过程与教学创新等问题。

全面与个性化兼顾,锚定立德树人目标

2016年,北京市教委公布高考综合改革方案,提出了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机制,确定了北京市高考新模式,即高考成绩由语文、数学、外语3门统考成绩和考生选考的3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等级性考试科目,构成“必考3+选考3”,选考科目则以等级性考试计入高考总成绩,选考科目由学生根据报考高校要求和自身特长进行确定。

高考模式的转变直接倒逼学校育人模式转变。对于作为学校设计师的校长来说,新高考意味着什么?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副主任王凯认为,校长在确定育人目标和课改方向时,首先要明确一个观念,就是高考改革的倒逼,并不等于考试内容与形式的倒逼,而应转变育人观念。

“北京市高中课改进行了10年,以前一直强调全面发展,但在新高考背景下,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才是改革的方向。”在研讨会上,北京市海淀区教育委员会主任陆云泉也指出,实施“63”制度,出现了20种不同的组合,从学生和家长角度来说,更多关心的是怎么选才使分数更高;新高考给教育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但同时也要明确立德树人的根本目标。

人大附中校长翟小宁则举了一个学校清洁工人写感谢信给高三学生的例子,明确学校在新高考中的育人定位——优秀品质的培养,才是学校教育最看重的。

“当高一的孩子进入人大附中来学习的时候,我们问自己,首先应该注重培养孩子的哪些素质?我们的回答是,要培育道德心、塑造中国魂。没有了这样一种使命的追求,教育就失去了根本、就失去了灵魂,课程改革也就失去了方向。”在翟小宁看来,以人为本是学校在高考综合改革中应确立的初心。

走班与行政班混合,提供多元开放选择

在新高考中,将考试科目选择权交还给学生,在给予学生自主权的同时也给学校和学生带来挑战。如何帮助学生做好选科准备,成为高中学校课程改革绕不开的话题。课程怎么排、课程资源怎么满足,成为目前高中课改的主要课题。

为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需求,人大附中采取了分层走班的形式来满足不同特长、不同层次学生的发展需求。“有多少名学生就有多少张课表。”翟小宁介绍,基于学校“多元开放”的育人目标,人大附中在两年前就做了大量的工作,从前期的考察和调研到确定课改的主要研究任务,再到进行学校课程的方案设计、组建团队进行专题研究、广泛征求专家和师生建议、开展教师各类专题培训以及做好课程改革的各项保障工作。

人大附中的课程分为基础课程、发展课程与高端课程三个层级,三类课程分别从不同角度为学生提供服务。基础课程面向全体,发展课程由学生分类选择,高端课程则是学生根据个性发展需要进行选择。由此实现因材施教,使每一名学生都能够选择到适合的课程。“能吃饱的吃饱,能吃好的吃好,能走路的走路,能跑路的跑路。”翟小宁认为,新高考的到来,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兴趣,这样才能帮助他们做好选科的准备。

经过调查和研究,人大附中学生选课志愿的满足率可以达到100%,但囿于空间,走班和行政班并存。陆云泉认为,人大附中走班与行政班混合的模式,其实是海淀区高中课改的比较可操作的模式,“行政班的教学模式是在教育1.0时代基本的教学组织形式。教学按照同一个标准齐步走,班级是以年龄来划分的。教育发展到现在,应该进入新的学校形态”。他认为,新高考对高中学校的组织形式带来根本性的变化,在空间有限的条件下,混合模式可以最大限度满足学生需要的课程资源。

教与学效能传递,获得综合育人加速度

北京教育学院副院长褚宏启认为,学校综合育人改革,是要帮助学生真正掌握面向未来成长和发展的能力与素质。而在学生的必备能力和素质中,他给出了两个关键词:创新与合作。他认为,这是未来社会所需人才的特质。

跳出高考框架,面向未来培养人才。人大附中在“突出特长+创新精神”的育人目标下,开设了大量拓展类课程。“在广袤的宇宙中,空间站可能成为人类未来的定居点,生活资源供给、建筑设计和失重这些问题都该怎么解决?”在拓展类选修课空间站设计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课程中,科目教师佟松龄一上课就直接抛给学生问题。选修这门课的学生多为高一、高二年级,并没有觉得问题超纲,而是迅速分组讨论、查找问题答案。

这样的教学模式,没有固定的教材,采用问题—答案—新的问题—新的答案的模式,学生的知识框架也不局限于某一学科,而是综合了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多方面知识。此类课程在人大附中的课程体系中占比不少,学生按照自己的兴趣去自主学习、合作、探究,从而锻炼创新思维能力,开阔知识眼界。

陆云泉则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他认为,现在学校综合育人改革重在创新学生学法,这一种观念亟需转变。“在每一次的改革过程中,学生无所谓新和旧。在学习和适应的过程中,因为没有比较,对学生来讲就是第一次。”因此,综合育人改革最难点在于教师,因为教师在教学时,已经有一种定式,被固化了。

在人大附中的综合改革实践中,联合总校校长刘彭芝曾对全体教师提出,在改革中要处理好“五个基本关系”。即“变”与“不变”的关系、“有意义”与“有意思”的关系、“增加”与“减少”的关系、“课内”与“课外”的关系、“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的关系,从而推动教师层面的课程设计创新,在情境创设中,实现教与学的互动。

“在新高考背景下,高中学校的探索仍在继续,而如何在既有的综合育人课程框架下,进一步突出重点和精简,将会成为校长们新的课题。”褚宏启说。

中国教育报 2017-11-8

【关闭本页】


录入【校长室】  

现有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不填为匿名
内    容: 300字以内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换一张